水龙吟·鸡鸣风雨潇潇

编辑:结伴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1-20 12:48:48
编辑 锁定
《水龙吟·鸡鸣风雨潇潇》是元末明初词人刘基的一首感时伤事、自抒怀抱之作,它最能代表刘基词“深沉勃郁,沉郁苍凉”的风格,刘基在词中托物以寄兴,抒发其为朝廷命运担忧,为个人前途而苦苦思索的郁志,有着壮心不已的英雄本色,志深而笔长。当时词人尚未遇朱元璋[1] 
作品名称
水龙吟·鸡鸣风雨潇潇
创作年代
元末明初
文学体裁
作    者
刘基

水龙吟·鸡鸣风雨潇潇作品原文

编辑
鸡鸣风雨潇潇,侧身天地无刘表。啼鹃迸泪,落花飘恨,断魂飞绕。月暗云霄,星沉烟水,角声清袅。问登楼王粲,镜中白发,今宵又添多少。
极目乡关何处?渺青山、髻螺低小。几回好梦,随风归去,被渠遮了。宝瑟弦僵,玉笙指冷,冥鸿天杪。但侵阶莎草,满庭绿树,不知昏晓。

水龙吟·鸡鸣风雨潇潇注释译文

编辑

水龙吟·鸡鸣风雨潇潇字词注释

①鸡鸣:化用《诗经·风雨》“风雨潇潇,鸡鸣胶胶”。
②侧身:同“厕身”,即置身。
③刘表:东汉高平人,字景升,官荆州刺史。当时中原战乱,荆州一隅较为安宁,士民多归之。
④角:古代军中的一种乐器。
⑤王粲:字仲宣,三国时人,曾依刘表。曾作《登楼赋》抒写因怀才不遇而产生的思乡之情。建安七子之一。
⑥髻螺:妇女头上盘成螺形的发髻。此喻指山峰。
⑦冥鸿:高飞的鸿雁。
⑧天杪:杪,树木的末梢。天杪,即天边。[2] 

水龙吟·鸡鸣风雨潇潇白话译文

风雨萧瑟,鸡声四起,我置身天地竟没有像刘表这样的人才,啼鸣的杜鹃流着泪,落花含着遗憾飘落下来,哀伤柔弱。月亮因天空显得昏暗,星星隐于薄雾,角声飘渺,想问问作《登楼赋》的王粲,镜子中自己的白发,又增添了多少啊。
遥望家乡在何处,青山渺茫,山峰矮小,几次美梦,都随着风儿离去了,被山峰遮住,琴瑟的弦僵住了,吹奏玉笙的手指发冷,只能遥望高飞的鸿雁在天边,没阶的莎草和蔽日的庭树,使人难辨晨昏。

水龙吟·鸡鸣风雨潇潇创作背景

编辑
在政治昏暗、风雨潇潇的衰世,他杰出的政治才能无以施展,高远的政治理想也无法实现。在朱元璋请他赴金陵之前,刘基已经四次出仕而又四次辞官,但又一次一次地隐而复出,虽不能为而又心有不甘,于是时常登楼远眺,感慨节序,看似流连光景,实是壮心不已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刘基写下了这首词,来感时伤事、自抒怀抱[3] 

水龙吟·鸡鸣风雨潇潇作品鉴赏

编辑

水龙吟·鸡鸣风雨潇潇文学赏析

上片用刘表王粲事,抒写怀才不遇的郁闷。
“鸡鸣风雨潇潇,侧身天地无刘表。”起句突兀,化用《郑风·风雨》“风雨潇潇,鸡鸣胶胶”之句,“风雨”便象征乱世,“鸡鸣”便象征君子不改其度。这一句是把握词旨趣的关键,没有这一句,就可能把词理解成悲秋思乡,有了这一句,就知道词人表达的是英才思明主的“择木之意”。汉末初平三年,董卓部将李傕郭汜在长安作乱,大肆烧杀劫掠,百姓遭殃。刘表为荆州刺史,荆州没有战乱,较为安宁,所以很多人到那里避乱,王粲因为跟刘表是同乡,两家有世交,故此去投靠他。所以这里不是一般意义地赞美刘表,而是以王粲自比的延伸。此句重笔描绘出一幅寒冷阴暗、风雨交加、鸡声四起的背景,渲染了一个风雨如晦,看不到曙光的环境,暗示元末社会风雨飘摇,动荡不安。词人感叹天地之大,竟无像刘表那样的人可以依附,流露了他的失路之悲。[4] 
“啼鹃迸泪,落花飘恨,断魂飞绕。”杜鹃,又叫杜宇、子规、伯劳、鹈鴂,自从屈原把它写进《离骚》,它就与古典诗词结下不解之缘。它既被用来表现或烘托思归之情,又用作“落花时节的标志”,或者是时序更换的标志。“啼鹃迸泪”和“落花飘恨”用拟人的手法,把词人沉痛悲怨之心披露无遗,杜鹃的啼鸣又隐含了无限的乡愁,引发了下片的怀乡之情。由于连“依附刘表”亦不可能,便感到魂断无依。词人侧身于天地之间, 骋目四望而无栖息托身之地, 其内心之痛苦有如杜鹃啼血。此句不是词人一般意义上对于生命的惋惜,而是他基于事业功名的执着追求。自古仁人志士,总伴有岁时惊心、时序迁流的紧迫感,在看似伤感的表层下掩盖着积极进取的人生动机[3] 
“月暗云霄,星沉烟水,角声清袅。”“月暗”、“星沉”进一步渲染拂晓前天色的阴沉压抑,画角之声也是那样凄凉哀厉,令人生悲。在这里,我们可以强烈地感受到他对时光的执着与敏感。
“问登楼王粲,镜中白发,今宵又添多少。”以王粲自比在前面已提到,而“登楼王粲”是以“登楼”为具体语境,这意味着词人并不是在一般意义上自比王粲,而是有着特定的负载信息。滞留异地、有家难归的思乡之情,施展才华、拯世济物的用世之心,以及日月逾迈、志不获骋的焦虑沉淀在刘基的内心深处,反复出现在其词中,揭示了词人复杂的心理。[4] 
下片抒写乡愁,紧承登楼。
“极目乡关何处?渺青山、髻螺低小。”词人极目远眺,不见家乡,只见如髻螺般的远山,横于天边,使人惆怅。那远山挡住了自己梦回家乡的道路,眼望不到,梦魂难飘,此恨怎消?词人把其为朝廷命运担忧,为个人前途而苦苦思索的郁志之弗舒,付之于这句话。
“几回好梦,随风归去,被渠遮了。”以责怨之笔写青山遮梦,意境奇警,更觉深哀。
“宝瑟弦僵,玉笙指冷,冥鸿天杪。”词人万般无奈之下,只有借音乐以表哀思,谁想弦僵指冷,难以成调,最后只能目送飞鸿消失在天边,遥寄乡情。至正十三年,刘基建议捕斩方国珍,上官非但不听,反将其罢黜浙东元帅府都事,羁管绍兴,于是词人发出“千古钟期今已矣,空惨怆,对瑶琴”的深深感叹。同时又是暗用嵇康《赠兄秀才入军》诗“目送归鸿,手挥五弦”(其十四)所表达的理想人格之意及知音不在的感慨之意。
“但侵阶莎草,满庭绿树,不知昏晓。”收束全词,没阶的莎草和蔽日的庭树,使人难辨晨昏,这既是写景,也是世事昏暗,自感前途渺茫的心理写照。照应了“鸡鸣风雨潇潇”,在情感上造成回环往复,增加一唱三叹的摇曳之美。而且,“不知昏晓”实又暗喻元末动荡不安的社会现实。刘基一向以王佐之才自命,意欲澄清天下,礼义治国,然而天下扰扰,何去何从呢?这是摆在词人以及当时所有士人面前的一个难题,此词正是他此时矛盾、困惑心情的写照[3] 
全词以啼鹃、落花、断魂等意象的迭加与组合,托物以寄兴,将忧愤、哀怨、惆怅、彷徨,融于一体,既有思乡之情,写意空灵,造语典雅,用典自然贴切,含而不露放之风。既有思乡之情,又有失路之悲,节奏强烈快捷,如急风暴雨,颇有豪放之风。[5] 

水龙吟·鸡鸣风雨潇潇文人评价

陈廷焯:“伯温词秀炼入神,永乐以后诸家远不能及。”
王国维:“明初诚意伯词,非季迪、孟载诸人所敢望也。”[3] 

水龙吟·鸡鸣风雨潇潇作者简介

编辑
刘基(1311—1375)[1]  ,字伯温,浙江西田人。元宁宗至顺四年(1333)进士,曾任江西高安县丞、江浙儒学副提举等职,不久弃官归隐,后辅佐朱元璋建立明朝。明初诸典,多由其与宋濂等人商定,官至御史中丞,封诚意伯。洪武四年(1371)辞官,后为胡惟庸所谮,忧愤而死。武宗正德中,追谥文成。博通经史、尤精象纬之学,善诗、文。其词兼有清婉妙丽与悲凉慷慨之风。有《诚意伯文集》。[1] 
参考资料
  • 1.    中国明朝军事谋略家:刘基  .中国国防资讯网.2008-12-09[引用日期2012-10-02]
  • 2.    赵秀亭,冯统一.《中国古典诗歌基础文库 元明清词卷》.杭州:浙江文学出版社,1996.05 :063-064
  • 3.    洪静云.深沉勃郁的英雄本色——解读刘基词《水龙吟·鸡鸣风雨潇潇》: 广东韩山师范学院潮州师范分院,2008年09期:001-002
  • 4.    陈皛. 论刘基词中的“王粲登楼”意象: 北京语言大学人文学院,2013年02期 :001-001
  • 5.    钱明锵.独标异帜的刘基词:世界汉诗协会,2006-12-08:272-272
词条标签:
文学作品 文学书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