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着肚子奔小康

编辑:结伴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19-12-06 14:05:32
编辑 锁定
本词条缺少名片图,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,还能快速升级,赶紧来编辑吧!
高博大学毕业以后工作不顺心如意,却被总BOSS潜规则。一气之下回老家包了两个山头,种田、种树、养马、喂羊,结果发现珠胎暗结。
中文名:
大着肚子奔小康
作者:
公子寻欢
小说字数:
10万-50万字
发布状态:
连载中

目录

大着肚子奔小康内容简介

编辑
高博大学毕业以后工作不顺心如意,却被总BOSS潜规则。一气之下回老家包了两个山头,种田、种树、养马、喂羊,结果发现珠胎暗结……大着肚子奔小康 - 番外篇 双胞胎(一)
  大着肚子奔小康高博越来越觉得自己的直觉简直灵敏到爆表,刚刚怀孕的时候就觉得很有可能是对双胞胎,没想到还真的是对双胞胎。还好当时取了两个名字,虽然沈敬谦取名字的时候多少有些恶搞的味道,不过沈凌云和沈凌雨听起来也没有想象当中的糟糕。
  双胞胎的预产期是在二月,二月二,炒豆粒儿。高妈妈炒了豆子面珠儿,还画了屯压了五谷。大家都知道二月二龙抬头,却不知道二月二是为了祭祀五谷神祈福今年五谷丰登的。高妈妈在高爸爸灵位台上了柱香,上次小山子出生的时候高妈妈也是这么做的。虽然迷信,可乡下人就信这一套。
  高博的气色还算不错,虽然这十个月又把他折腾个够呛。小山子整两岁了,小坨坨一岁半,俩娃儿挺能玩儿到一块儿去。小烨子不满周岁,小山子经常推着他的婴儿车来回跑,高博一直怀疑他有多动症,叶晨说小孩儿爱动是好事儿,高博也就放心让他去疯了。
  今天一早起来,小山子便趴到高博身边摸着他的肚子一脸期待:“爸爸,弟弟们什么时候出来?”
  高博道:“马上就能出来了,你吃过饭没有?”
  小山子点点头:“吃过了,喝了粥吃了鸡蛋,还吃了咸菜丝。”小山子说话挺利索,小手小脚还是软趴趴的,不过比起小坨坨,他好像算是成熟比较早的。
  沈敬谦开了车过来,小山子也爬进车里说是要第一时间看到两个小弟弟。季宏不放心,也一定要跟过去。叶晨抱着叶烨坐在后座,季宏开车。小山子推开他爸爸的车门钻进外公的车里,探头便道:“外公我要跟你们坐一辆车!”
  季宏道:“哦,可以,不过亲亲外公先。”季宏侧了侧脸,小山子叭唧在他脸上亲了一口。叶晨道:“还有这个外公呢!”小山子又乖乖在叶晨脸上亲了一口。
  小烨子现在刚会走,只会叫简单的爸爸和妈妈。小烨子比较奇葩,季宏也比较特别,小烨子张口发出的第一声音节是MA,于是,季宏理所应当的接受了妈妈这个称呼。小山捏了捏叶烨的脸:“你好像又胖了,千万别胖成照片上小橙子的样子。”
  叶烨无奈的被他捏着脸,躲不开,只好任他在自己脸上施为。季宏一边开车一边道:“宝贝儿,马上就要有两个弟弟了,开心吗?”
  小山子幽幽的叹了口气:“爸爸说长兄为父,以后的责任可真不小!”
  一边的叶晨一个没忍住笑了起来:“这熊孩子的少年老成是随谁?反正不随阿谦。”更不可能随高博,高博到现在为止也没有这老气横秋的表情。
  季宏道:“八成随我。”
  大着肚子奔小康叶晨道:“快得了,整天挤眉弄眼吐舌头的那个是谁?大叔,你四十几岁了,快奔五了,怎么我觉得你比小山子还年轻?”
  季宏撩了撩长发,笑了起来,下巴上的美人沟在他笑起来的时候尤其明显:“年轻不好吗?你是不是随时随地在提醒我老牛吃嫩草?好吧!我就是吃了,有种你别让我吃啊!”
  叶晨无语状,低声道:“我怎么觉得像是我这个嫩草在上赶着去吃老牛?咳咳,大叔,你不老,你看上去也就三十岁左右的样子。这样看来,还是我占便宜了。”
  季宏道:“你知道就好,我不想把这事实说出来,以免伤了你的自尊。”季宏瞧见透视镜里皱了皱眉:“宝贝儿,就算你再喜欢小舅舅也等他稍微长大一点在下去,他才一岁,好歹等他成年了啊!”
  小山子立即坐直身子,假装刚才偷亲叶烨的那个人不是自己。叶晨倒是很看得开:“这有什么,这叫青梅竹马。郎骑竹马去,我绕青梅来。小烨,你喜欢你大外甥吗?”
  叶烨缩着脖子无奈状,他现在还什么都不知道,你们这些大人为什么要把这些东西强加给我?太危险了,我怎么会出生在这样的家庭里!
  走到一半,云层开始越积越多,小雨又飘然而落。天气有些微冷,季宏在车里开了暖气,怕两个孩子会着凉。叶晨感叹道:“这两个孩子的名字取的果然太贴切了,小云小雨,高博说怀上他们的时候下了整整半个多月的雨,放晴以后是持续两周的多云天气,小山上飘着大朵大朵的云彩,特别漂亮。现在小山小云小雨都齐了,你说如果以后高博再怀上了,会不会取名叫沈凌天?”
  季宏道:“主意不错,这个名字我也喜欢。”叶晨在Z市的诊所没有完全关闭,不过一周只有一天坐诊,平常都在高家村的露天诊所里坐诊,所以好多人都慕名去高家村。高家村不但成了旅游圣地,还成了养生圣地。好多人都选择在高家村租个小院儿养生养老,甚至好多明星都来这里度假。
  高博把高家村又扩大了些,多建了几百间小四合院儿,都是按照老规划盖的。就这样房子还供不应求,经常客满。为了满足大家的需求,高博只好将不做生意的居民迁出来,盖了个高家村居民小区,好把老宅腾出来租给游客们。这样稍微缓解了一下住房的危机,如果再不行他就打算在西岭建个简易会所,没房子租的游客可以去住山上的会所。
  高博和邢副总一起坐在沈敬谦那辆宝马上,邢副总怀里抱着闹腾的高承梓,他对高博的肚子非常感兴趣,时而伸手去摸一下,时而仰脸冲着高博笑笑:“大伯,小弟弟今天就会生出来吗?他们和小山子长的像吗?”小承梓说话还有点儿不太利索,毕竟他才一周岁半。
  高博揉捏着他的小包子脸,小承梓小的时候的样子非常可爱,肉嘟嘟的,捏起来很软很有手感。虽然高强很喜欢这样的儿子,邢副总却有点儿不太满意。他希望儿子的皮肤能像高强似的呈小麦色的健康肤色,而且还要结实扎实,长大以后要有肌肉要健美。可惜,他儿子怎么看都是软乎乎的萌宝,不太像能硬得起来的。高强说他太着急了,他小时候也没这么壮,去部队训练了这么多年才壮起来的,实在不行到时候就把承梓送到部队上呆一段儿时间。邢副总欣然应允,男孩子嘛,就是应该多吃点儿苦受点儿罪。
  Z市的诊疗会所并不像叶晨24小时坐诊时那么热闹了,因为大家现在都转战高家村诊疗养生基地了。那里不但有美人大叔护士,还有几个萌到心坎儿里的小包子,而且风景优美适宜人类居住,好多病人第一次去那里以后就再也不愿意回城市了。单单坐到东西河岸边的藕池上看小青蛙都是种不错的乐趣,尤其是下雨之前十几只青蛙排排站的壮观场景,人一经过,青蛙们便集体跳进藕池的浮萍里,特别可爱。
  临下车时季宏问道:“这次是不是你亲自主刀?”
  叶晨摇了摇头:“我还是把陈教授请过来了,还是那句话,关已则乱,名医不自医,不过全程我都会陪在身边的,你大大的放心。”说完他压低了声音在大叔耳边道:“那也是咱儿子,我不能让他受半点儿委屈。”
  已故陆之轩打了个喷嚏,不但有人抢了他媳妇儿,现在连他儿子都抢走了。没关系,我在这里等着你们,等你们下来以后我会一一抢回来的。咳咳,其实我也不介意一人一半,只要阿宏他不反对就好。季宏抽了抽鼻子,表示刚刚有人念叨他的感觉一定是错觉。
  夫夫们再添丁,已经不会紧张了,沈敬谦这次表现的也没有生小山子时的手足无措。小山子也是老老实实的坐在爸爸身边等着,虽然这俩弟弟以后会成为他无尽的麻烦,但那是他弟弟,必须要好好照顾着。
  大海和大江成了婴儿出生时的职业实况转播员,他们一个人拿着DV机一个人调整着DV机的镜头,指挥半天又差点儿吵起来。大叔一个眼神看过来,俩人儿立即闭嘴。他怕大叔会像上次一样让一个人人在所有人面前跳脱衣舞,最后脱的只剩条小裤衩儿,哎哟喂太丢人了。
  沈老爷子和林奶奶以及高妈妈这三大BOSS随后也到了,沈老爷子先是抱了抱小山子也跟着在休息室里坐下。沈家真是人丁兴旺啊!有了小山子一个长子长孙,又添了俩双胞胎,而且学是同卵双胞胎。想想以后俩重孙子分不清谁是谁的时候就觉得开心,不知道这俩小子会不会和小山子一样捣蛋!这臭小子,现在都快成山大王了。领着一大群熊孩子漫山遍野的跑,他才两岁啊!再长长,那得成什么样?
  不过小山子这孩子也奇,安静的时候总给人一种早熟又安稳的感觉,一疯起来那简直就是个野孩子。用邢副总的话来形容,静若处子动若脱兔。只有在和小烨子在一起的时候,小山子才会谄媚又讨好,一副妻奴的表情。邢副总不止一次的对高博说过:“你儿子这辈子肯定是来还债的,而且还的不是你的债,是他小舅舅的债!你儿子肯定是穿来的!如假包换!”
  高博道:“穿来的就穿来的,我儿子起点高,怎么的!”想当年这句话还是邢副总对高博说的,没想到现在竟然成了高博拿来噎邢副总的利器。邢副总张了张嘴:“我儿子就算不是穿来的,起点也高!哼!”每每这时候,两方小攻都很万分同情的望着彼此:“有这样的媳妇儿,您真是委屈了!”[1] 

大着肚子奔小康番外篇

编辑
大着肚子奔小康 大着肚子奔小康
灵敏到爆表,刚刚怀孕的时候就觉得很有可能是对双胞胎,没想到还真的是对双胞胎。还好当时取了两个名字,虽然沈敬谦取名字的时候多少有些恶搞的味道,不过沈凌云和沈凌雨听起来也没有想象当中的糟糕。
  双胞胎的预产期是在二月,二月二,炒豆粒儿。高妈妈炒了豆子面珠儿,还画了屯压了五谷。大家都知道二月二龙抬头,却不知道二月二是为了祭祀五谷神祈福今年五谷丰登的。高妈妈在高爸爸灵位台上了柱香,上次小山子出生的时候高妈妈也是这么做的。虽然迷信,可乡下人就信这一套。
  高博的气色还算不错,虽然这十个月又把他折腾个够呛。小山子整两岁了,小坨坨一岁半,俩娃儿挺能玩儿到一块儿去。小烨子不满周岁,小山子经常推着他的婴儿车来回跑,高博一直怀疑他有多动症,叶晨说小孩儿爱动是好事儿,高博也就放心让他去疯了。
  今天一早起来,小山子便趴到高博身边摸着他的肚子一脸期待:“爸爸,弟弟们什么时候出来?”
  高博道:“马上就能出来了,你吃过饭没有?”
  小山子点点头:“吃过了,喝了粥吃了鸡蛋,还吃了咸菜丝。”小山子说话挺利索,小手小脚还是软趴趴的,不过比起小坨坨,他好像算是成熟比较早的。
  沈敬谦开了车过来,小山子也爬进车里说是要第一时间看到两个小弟弟。季宏不放心,也一定要跟过去。叶晨抱着叶烨坐在后座,季宏开车。小山子推开他爸爸的车门钻进外公的车里,探头便道:“外公我要跟你们坐一辆车!”
  季宏道:“哦,可以,不过亲亲外公先。”季宏侧了侧脸,小山子叭唧在他脸上亲了一口。叶晨道:“还有这个外公呢!”小山子又乖乖在叶晨脸上亲了一口。
  小烨子现在刚会走,只会叫简单的爸爸和妈妈。小烨子比较奇葩,季宏也比较特别,小烨子张口发出的第一声音节是MA,于是,季宏理所应当的接受了妈妈这个称呼。小山捏了捏叶烨的脸:“你好像又胖了,千万别胖成照片上小橙子的样子。”
  叶烨无奈的被他捏着脸,躲不开,只好任他在自己脸上施为。季宏一边开车一边道:“宝贝儿,马上就要有两个弟弟了,开心吗?”
  小山子幽幽的叹了口气:“爸爸说长兄为父,以后的责任可真不小!”
  一边的叶晨一个没忍住笑了起来:“这熊孩子的少年老成是随谁?反正不随阿谦。”更不可能随高博,高博到现在为止也没有这老气横秋的表情。
  季宏道:“八成随我。”
  大着肚子奔小康
大着肚子奔小康 大着肚子奔小康
叶晨道:“快得了,整天挤眉弄眼吐舌头的那个是谁?大叔,你四十几岁了,快奔五了,怎么我觉得你比小山子还年轻?”
  季宏撩了撩长发,笑了起来,下巴上的美人沟在他笑起来的时候尤其明显:“年轻不好吗?你是不是随时随地在提醒我老牛吃嫩草?好吧!我就是吃了,有种你别让我吃啊!”
  叶晨无语状,低声道:“我怎么觉得像是我这个嫩草在上赶着去吃老牛?咳咳,大叔,你不老,你看上去也就三十岁左右的样子。这样看来,还是我占便宜了。”
  季宏道:“你知道就好,我不想把这事实说出来,以免伤了你的自尊。”季宏瞧见透视镜里皱了皱眉:“宝贝儿,就算你再喜欢小舅舅也等他稍微长大一点在下去,他才一岁,好歹等他成年了啊!”
  小山子立即坐直身子,假装刚才偷亲叶烨的那个人不是自己。叶晨倒是很看得开:“这有什么,这叫青梅竹马。郎骑竹马去,我绕青梅来。小烨,你喜欢你大外甥吗?”
  叶烨缩着脖子无奈状,他现在还什么都不知道,你们这些大人为什么要把这些东西强加给我?太危险了,我怎么会出生在这样的家庭里!
  走到一半,云层开始越积越多,小雨又飘然而落。天气有些微冷,季宏在车里开了暖气,怕两个孩子会着凉。叶晨感叹道:“这两个孩子的名字取的果然太贴切了,小云小雨,高博说怀上他们的时候下了整整半个多月的雨,放晴以后是持续两周的多云天气,小山上飘着大朵大朵的云彩,特别漂亮。现在小山小云小雨都齐了,你说如果以后高博再怀上了,会不会取名叫沈凌天?”
  季宏道:“主意不错,这个名字我也喜欢。”叶晨在Z市的诊所没有完全关闭,不过一周只有一天坐诊,平常都在高家村的露天诊所里坐诊,所以好多人都慕名去高家村。高家村不但成了旅游圣地,还成了养生圣地。好多人都选择在高家村租个小院儿养生养老,甚至好多明星都来这里度假。
  高博把高家村又扩大了些,多建了几百间小四合院儿,都是按照老规划盖的。就这样房子还供不应求,经常客满。为了满足大家的需求,高博只好将不做生意的居民迁出来,盖了个高家村居民小区,好把老宅腾出来租给游客们。这样稍微缓解了一下住房的危机,如果再不行他就打算在西岭建个简易会所,没房子租的游客可以去住山上的会所。
  高博和邢副总一起坐在沈敬谦那辆宝马上,邢副总怀里抱着闹腾的高承梓,他对高博的肚子非常感兴趣,时而伸手去摸一下,时而仰脸冲着高博笑笑:“大伯,小弟弟今天就会生出来吗?他们和小山子长的像吗?”小承梓说话还有点儿不太利索,毕竟他才一周岁半。
  高博揉捏着他的小包子脸,小承梓小的时候的样子非常可爱,肉嘟嘟的,捏起来很软很有手感。虽然高强很喜欢这样的儿子,邢副总却有点儿不太满意。他希望儿子的皮肤能像高强似的呈小麦色的健康肤色,而且还要结实扎实,长大以后要有肌肉要健美。可惜,他儿子怎么看都是软乎乎的萌宝,不太像能硬得起来的。高强说他太着急了,他小时候也没这么壮,去部队训练了这么多年才壮起来的,实在不行到时候就把承梓送到部队上呆一段儿时间。邢副总欣然应允,男孩子嘛,就是应该多吃点儿苦受点儿罪。
  Z市的诊疗会所并不像叶晨24小时坐诊时那么热闹了,因为大家现在都转战高家村诊疗养生基地了。那里不但有美人大叔护士,还有几个萌到心坎儿里的小包子,而且风景优美适宜人类居住,好多病人第一次去那里以后就再也不愿意回城市了。单单坐到东西河岸边的藕池上看小青蛙都是种不错的乐趣,尤其是下雨之前十几只青蛙排排站的壮观场景,人一经过,青蛙们便集体跳进藕池的浮萍里,特别可爱。
  临下车时季宏问道:“这次是不是你亲自主刀?”
  叶晨摇了摇头:“我还是把陈教授请过来了,还是那句话,关已则乱,名医不自医,不过全程我都会陪在身边的,你大大的放心。”说完他压低了声音在大叔耳边道:“那也是咱儿子,我不能让他受半点儿委屈。”
  已故陆之轩打了个喷嚏,不但有人抢了他媳妇儿,现在连他儿子都抢走了。没关系,我在这里等着你们,等你们下来以后我会一一抢回来的。咳咳,其实我也不介意一人一半,只要阿宏他不反对就好。季宏抽了抽鼻子,表示刚刚有人念叨他的感觉一定是错觉。
  夫夫们再添丁,已经不会紧张了,沈敬谦这次表现的也没有生小山子时的手足无措。小山子也是老老实实的坐在爸爸身边等着,虽然这俩弟弟以后会成为他无尽的麻烦,但那是他弟弟,必须要好好照顾着。
  大海和大江成了婴儿出生时的职业实况转播员,他们一个人拿着DV机一个人调整着DV机的镜头,指挥半天又差点儿吵起来。大叔一个眼神看过来,俩人儿立即闭嘴。他怕大叔会像上次一样让一个人人在所有人面前跳脱衣舞,最后脱的只剩条小裤衩儿,哎哟喂太丢人了。
  沈老爷子和林奶奶以及高妈妈这三大BOSS随后也到了,沈老爷子先是抱了抱小山子也跟着在休息室里坐下。沈家真是人丁兴旺啊!有了小山子一个长子长孙,又添了俩双胞胎,而且学是同卵双胞胎。想想以后俩重孙子分不清谁是谁的时候就觉得开心,不知道这俩小子会不会和小山子一样捣蛋!这臭小子,现在都快成山大王了。领着一大群熊孩子漫山遍野的跑,他才两岁啊!再长长,那得成什么样?
  不过小山子这孩子也奇,安静的时候总给人一种早熟又安稳的感觉,一疯起来那简直就是个野孩子。用邢副总的话来形容,静若处子动若脱兔。只有在和小烨子在一起的时候,小山子才会谄媚又讨好,一副妻奴的表情。邢副总不止一次的对高博说过:“你儿子这辈子肯定是来还债的,而且还的不是你的债,是他小舅舅的债!你儿子肯定是穿来的!如假包换!”
  高博道:“穿来的就穿来的,我儿子起点高,怎么的!”想当年这句话还是邢副总对高博说的,没想到现在竟然成了高博拿来噎邢副总的利器。邢副总张了张嘴:“我儿子就算不是穿来的,起点也高!哼!”每每这时候,两方小攻都很万分同情的望着彼此:“有这样的媳妇儿,您真是委屈了!”
  
参考资料
词条标签:
科技